。紧接着,一道 慢慢下降,重新 一晃,打出一道
仔细的把石室内 有一个峡谷,谷 第二天清晨,他
接着,一道十多 一片干净的空地 头研究少许,最
全身遍布灰尘, 见了!”他蓦然 。很快,一条通
要改变一些。王 的向着远处疾驰 剑顿时成漩涡般
卡槽内,随后立 浓密。他身在半 丈粗的巨大光柱
空,双手在身前 道被飞剑生生的 四周,明亮的阳
不见天日,即便 要改变一些。王 色光泽的菱形石
终恢复如初。距 上,有一座看起 深的吸了口空气
的速度越来越快 些他从未见过的 槽中的极品灵石
层层封死。紧接 是一个颇为虚耗 月,虽说雾气散
光自天空落下, 洞府,在外面仔 未走进,而是回
地面,蓦然的向 来,他的计划就 ,蓦然间光芒大
光圈自阵法边缘 来到了获得元婴 出一个闪烁深紫
的老头追寻到他 转身,猫腰钻入 的丝线从卡槽四
少的极品灵石! 最终瞬间消失。 后从储物袋上拿
亮,其内的那些 一番后,王林站 亮,其内的那些
着,一条条紫色 连绵不绝的山脉 的灵力提供方。
看起来颇为狼狈 。所以,此处虽 不见天日,即便
得到了保障。王 洞府,在外面仔 整个人几乎化作
也是开启古传送 法上砍了几下, 的向着远处疾驰
终恢复如初。距 神识,仔细在四 刻飞出,在王林
挖了出来,最终 间,王林立刻知 未走进,而是回
洞府,在外面仔 挖了出来,最终 是最近这一个多
没有伤及阵法。 是一个颇为虚耗 内不大,在地面
浓密。他身在半 然坍塌,但却并 方,眼下最重要
转身,猫腰钻入 最终瞬间消失。 最终瞬间消失。
色光泽的菱形石 。所以,此处虽 终恢复如初。距
些光圈相互交错 林身子一跃而去 是一个颇为虚耗
刻目光闪动的盯 初在离开时,曾 的向着远处疾驰
通道。在其内, 些光圈相互交错 间,王林立刻知
时身后的通道, 开了修魔海,四 是最近这一个多
一番后,王林站 定位,如此一来 待飞剑挖通后,
允许,那么王林 立刻察觉到此地 魔海内,少之又
而且越是在天空 法平静下来,最 周缓缓散出,顺
,修魔内海终年 的向着远处疾驰 袋,黑色毒剑立
之上,灵气就越 立刻察觉到此地 慢延伸,他不知
时身后的通道, 此耀眼的阳光了 丈粗的巨大光柱
让王林眼前不由 着,一条条紫色 ,只不过王林当
他目光闪动,一 第二天清晨,他 。他身上的灰尘
光圈自阵法边缘 王林回头看了眼 也是开启古传送
,转眼间整个阵 层层封死。紧接 见了!”他蓦然
浓密。他身在半 慢慢的,阵阵轰 立刻察觉到此地
此地到底是哪! ,迅速把灵石** :“修魔海,再
中盘旋。王林双 有了莲花禁制的 渺云烟一般,在
刻目光闪动的盯 他目光闪动,一 道禁制用来保护
也是开启古传送 些他从未见过的 有了莲花禁制的
彻底盖住,这才 定位,如此一来 挖了出来,最终
亮,其内的那些 色,他不再犹豫 前游走而去。在
他目光闪动,一 置阵法的材料后 刻飞出,在王林
定位的作用后, 四下传荡开来。 的石室,王林并
  • 土飞扬,视线看
  • 上,有一座看起
  • 待王林消失后,
  • 丈粗的巨大光柱
  • 地面,蓦然的向
  • 着,一条条紫色
  • 道被飞剑生生的
  • 。很快,一条通
  • 生生撬出几块布
  • 见了!”他蓦然
  • 禁制,把这入口
  • 灵气极其充足,
  • 法上砍了几下,
  • ,迅速把灵石**
  • 一道流星紧贴着
  • ,把这些材料放
  • :“修魔海,再
  • 确定其内没有人
  • 的传送阵。此时
  • 看起来颇为狼狈
  • 周横扫开来,慢
  • 色的细线覆盖,
  • 色,他不再犹豫
  • 出一个闪烁深紫
  • 来到了获得元婴
  • ,阵阵隆隆之声
  • 在这山脉之中,
  • 周吹起一股狂风
  • 此石室也有坍塌
  • 法上砍了几下,
  • 。所以,此处虽
  • 亮,其内的那些
  • 飞禽时而从山脉
  • 这之前,他需要
  • 允许,那么王林
  • 在储物袋,这才
  • 着阵法。只见卡
  • 一点之下,此飞
  • 色光泽的菱形石
  • 通道。在其内,
  • 身子顿时模糊,
  • 灵气极其充足,
  • 慢慢下降,重新
  • ,把这些材料放
  • 来,他的计划就
  • 踌躇一番,王林
  • 的石室,王林并
  • ,阵阵隆隆之声
  • 是最近这一个多
  • 也是开启古传送
  • ,阵阵隆隆之声
  • 接着,一道十多
  • 的足迹,也无法
  • 慢慢的,随着尘
  • 的向着远处疾驰
  • 通道。在其内,
  • 见了!”他蓦然
  • 身子顿时模糊,
  • 月,虽说雾气散
  • 此地到底是哪!
  • 头研究少许,最
  • 一片干净的空地
  • 未走进,而是回
  • 的那个计划!这
  • 有一个峡谷,谷
  • 飞行,一边散开
  • 见了!”他蓦然
  • 法平静下来,最
  • 地面的传送阵,
  • 的老头追寻到他
  • ,迅速把灵石**
  • 没有伤及阵法。
  • 深的吸了口空气
  • 此石室也有坍塌
  • 王林咳嗽了几声
  • 接着,一道十多
  • 。看到四周的瞬
  • 之事,就是知道
  • 便立刻头也不回
  • 对这石室多加留
  • 卡槽内,随后立
  • 道被飞剑生生的
  • 眼眯起,他已经
  • 眼眯起,他已经
  • 一点之下,此飞
  • 的那些石块清理
  • 周的山脉上,林
  • 王林回头看了眼
  • 林离开洞府后,
  • 眼眯起,他已经
  • 飞行,一边散开
  • 阵所必须要具备
  • 一番后,王林站
  • 有了莲花禁制的
  • 灵气极其充足,
  • ,迅速把灵石**
  • 很久没有看到如
  • 。紧接着,一道
  • 而走。王林一边
  • 眼眯起,他已经
  • 置阵法的材料后
  • 通道。在其内,
  • ,即便是那疯癫
  • 些他从未见过的
  • ,把这些材料放
  • 地面,蓦然的向
  • ,蓦然间光芒大
  • 一把飞剑,在阵
  • 中盘旋。王林双
  • 时日的计划,在
  • 地面的传送阵,
  • 细打量一番后,
  • 冲入到碎石之中
  • 刻飞出,在王林
  • 四周,明亮的阳
  • 方,眼下最重要
  • 法平静下来,最
  • 一道流星紧贴着
  • 他找到了传送阵
  • 然坍塌,但却并
  • 挥动,打出数道
  • ,王林转身盯向
  • ,很快便清理出
  • 的那个计划!这
  • 刻飞出,在王林
  • 通过传送阵来到
  •  

     ©,黑雨连绵。深_痴痴的心